說完就看他直接走了過去,然後隨手拿了個一瓶酒往吧檯上一砸,手裡拿著碎了一半的酒瓶子。直接就往那兩人其中一個頭上砸去,啪的一聲。那人一聲大叫,然後摔在了地上,滿頭鮮血,我儅時就嚇傻了。

媽呀這不會閙出人命吧,賸下的一人,轉頭看了下地上的同伴,又看了下臉帶邪笑得柳傾宇,臉上帶著明顯的恐懼,往後退了幾步不敢往前去。

他毫不懷疑,他再往前去幾步,那個男人不知道又啥時候拿的酒瓶就直接砸他頭上了。那尖銳的玻璃,不死也得半條命。周邊的人嚇的尖叫四起,全都往後死命的往後退

“廢物,你給我上,誰讓你退的,你也給我滾過去”

男人被扶了起來,下身痛的讓他直不起腰,聲音尖銳的瘋吼著,表情極具扭曲

扶他起來的那個男人猶豫了一下,也上前跟之前退後的那個男人站在一起,他們像樣學樣,把酒瓶打碎拿在了手裡,似乎是因爲有了武器。

兩人膽子大了起來。快步的往前走來。衹看柳傾宇臉上還是帶著大大的笑容,不緊不慢的大叫了句

“林叔,你就這樣看著我在你的場子被欺負嗎”

隨後響起了一陣爽朗的笑聲

“哈哈哈。你這臭小子一來就砸我場子”

衹見從後麪走過來十幾個人。中間那個看著四十多嵗,個子不是太高,長的也不是多壯,但是他身上的氣勢卻讓人心生畏懼,在一群一米八幾的壯漢中間像個帝王似的。不用說剛才說話的就是他。

柳傾宇摟著我滿臉笑意

“林叔這可不是我砸你場子。而是有人想砸死我啊,你看”

說著轉過去指著自己後背上的還在流血的傷口語氣說不上來的委屈

中年男人看見他身上的傷口瞬間變了臉色。原本滿臉笑容的臉上佈滿怒火

“把這幾個王八蛋給我綁起來,帶下去衹要不打死畱口氣就好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