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戰若雖然冇有休息,但或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,她今天容光煥發,看起來特彆的漂亮。

白卿卿和戰墨深提早的來到慕蔚苑,兩人來到戰若的房間,看到戰若正在化妝。

“堂哥,你看我今天這樣好看嗎?”戰若不安的問,其實她一直都很好看,隻是先動心的那個人,永遠都是冇有自信。

“很好看,配明玄,綽綽有餘。”戰墨深笑著說道,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來,遞到戰若的麵前。

戰若有些不解的看向戰墨深,問道:“堂哥,這個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是我的一點心意,若若,這次是事,是我拜托你去做的,雖然是你心甘情願,但我總覺得虧欠良多,這裡麵是戰氏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,送給你當嫁妝。”戰墨深真誠的說。

正在給戰若化妝的化妝師,聽到戰墨深的這句話,手微微一抖,想不到戰墨深出手那麼闊綽,隨隨便便居然都是戰氏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,且不說這百分之五的股份得賣到天價了,就是每年的分紅都可以讓人吃穿不愁啊。

“這也太貴重了,我不能收!”戰若忙推脫道,雖然她是一個女孩子,可是她哥也是給她不少的錢的。

“乖,收下。”戰墨深要求道,他選擇送出去,就冇打算再收回來。

“謝謝堂哥。”戰若抿抿唇,將那股份讓渡書收起來。

戰家老宅內,衛景檀今天早上剛剛從度假村回來,她一直都在等,在明玄的同夥把明玄救出來,她好來個甕中捉鱉,但是這幾天什麼都冇有。

眼看著時間已經是禮拜天,是約定好的日子,衛景檀就是不想放,也隻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放。

明玄是在地牢裡換上那套特地為他準備的新郎服,然後走出地牢的。

在地牢裡呆了那麼長時間,再次接觸到陽光,刺的他的眼睛都有點睜不開。

“明玄先生,走吧,從今天起,你可就是戰家的姑爺了。”王管家笑著說道。

戰家的姑爺,這五個字讓明玄覺得無比的刺耳。

“手機可以借我一下嗎?”明玄詢問道。

王管家挑挑眉,他有些不知道怎麼做。

“不會吧,連手機借一下都不肯嗎?如你所說,將來的我可是戰家的姑爺,而且戰墨深和我的關係很不錯,不然他也不會為我跑上跑下的,你確定要得罪我嗎?”明玄冷冷的看他一眼,問道。

王管家眼珠子滴溜溜的轉,忙拿出手機道:“您請用,但是煩請快一點,可不要耽誤吉時。”

明玄拿過手機,熟練的撥通一個電話。

“我已經出來了。”

“你的新玩具不錯。”

“今天給我當做新婚禮物吧。”

明玄說完這三句話,掛斷電話。

王管家聽著對話的內容,感覺並冇有什麼問題,也就不放在心上。

戰家老宅外麵幾十輛婚車等著,等明玄上車以後他們就可以出發去慕蔚苑接戰若。

王管家親自送明玄上主婚車,然後看著汽車駛離戰家老宅,他給戰墨深發去一條資訊。-